• <pre id="bw2ofk"></pre><tt id="bw2ofk"></tt><b id="bw2ofk"></b><address id="bw2ofk"></address><center id="bw2ofk"></center>

          人工智能信息網

          專攻獨膽/何姐

          打工的日子是很疲累也很無聊的,每日裏看到街上的燈亮起,又看到他們的落幕,城市的舒醒和酣睡也象極了疲累的人群。何姐也是這人群的一員,可是卻又不同于這人群中的人們。她那似乎曆盡滄桑的臉上也還帶著十七八歲少女的天真和可愛。她的口頭禅是“可以塞”和“哎喲,真是的”時不時眨一下眼睛,帶點調侃的味道。她的語言裏夾雜著些許普通話的調調,又帶些廈門老家方言的音質,一聽就知道她不是本地的。

          想著,阮老師推開了教室門。歌聲只是變小了些,但沒停下來。有一種東西撞擊阮老師的胸膛。他強忍著問:“上課了,誰還在唱歌?沒聽見上課鈴響嗎?”

          “專攻獨膽先回答你的哪個問題?老師。”果真是他,是應勇,坐在中排那個胖胖的男該。只見他慢條斯理地站起來。不懷好意是看著阮老師,“對不起,阮老師,上周我買了個MP4,我還不太會使用,上課鈴響時,我沒來得及關上。”他說話彬彬有禮,臉上全是笑容。

          一個姐姐出去了,進來另一個何姐,卻是同一個人。可是我,卻回不到原來的那個我了。

          想到這一層,心裏是真真當她是何姐了,可是很多時候說話,總是習慣性的看者姐姐的反應,豎起耳朵聽那曾以爲熟悉的嗔怪,可是畢竟,我們回不去了。對何姐家曾比自己家還用心的去建造,可是如今,才知道自己是個涉世未深的天真孩子呢!

          雖說是喜歡,可是姐姐畢竟是老板,是要講利益關系的。可是我小小的不成熟的心卻還是對這利益生出許多抱怨來。就說發洪水那一天吧,姐姐將兩個人放在店裏,待洪水來時,我們卻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我心中的那個恨呀,竟在心裏罵了她千百遍。待再回想時,才蓦然發現,我是深深地單純地陷在姐妹情誼裏去了,卻忘記她也是我的老板了。

          不是我的親戚,也不是朋友,而是我的老板。可是我是把她當作朋友而非老板來看的,在心裏有一半是把她當成姐姐來淘氣的。

          姐姐對于生命是有著本質的喜愛和熱忱的,所以她才會從心底裏無端的生出許多快樂。歲月雖然催老了她的容顔,卻怎麽也著不住她那年輕的心。對我在店上吃一點東西,她也是把眼一橫:“真是只小讒貓!”對那嗔怪,專攻獨膽早是習以爲常的,吐吐舌頭,下次也還繼續。可是心裏卻是對姐姐生出許多喜歡來。

          ……

          打工的日子是很疲累也很無聊的,每日裏看到街上的燈亮起,又看到他們的落幕,城市的舒醒和酣睡也象極了疲累的人群。何姐也是這人群的一員,可是卻又不同于這人群中的人們。她那似乎曆盡滄桑的臉上也還帶著十七八歲少女的天真和可愛。她的口頭禅是“可以塞”和“哎喲,真是的”時不時眨一下眼睛,帶點調侃的味道。她的語言裏夾雜著些許普通話的調調,又帶些廈門老家方言的音質,一聽就知道她不是本地的。

          想著,阮老師推開了教室門。歌聲只是變小了些,但沒停下來。有一種東西撞擊阮老師的胸膛。他強忍著問:“上課了,誰還在唱歌?沒聽見上課鈴響嗎?”

          “專攻獨膽先回答你的哪個問題?老師。”果真是他,是應勇,坐在中排那個胖胖的男該。只見他慢條斯理地站起來。不懷好意是看著阮老師,“對不起,阮老師,上周我買了個MP4,我還不太會使用,上課鈴響時,我沒來得及關上。”他說話彬彬有禮,臉上全是笑容。

          一個姐姐出去了,進來另一個何姐,卻是同一個人。可是我,卻回不到原來的那個我了。

          想到這一層,心裏是真真當她是何姐了,可是很多時候說話,總是習慣性的看者姐姐的反應,豎起耳朵聽那曾以爲熟悉的嗔怪,可是畢竟,我們回不去了。對何姐家曾比自己家還用心的去建造,可是如今,才知道自己是個涉世未深的天真孩子呢!

          雖說是喜歡,可是姐姐畢竟是老板,是要講利益關系的。可是我小小的不成熟的心卻還是對這利益生出許多抱怨來。就說發洪水那一天吧,姐姐將兩個人放在店裏,待洪水來時,我們卻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我心中的那個恨呀,竟在心裏罵了她千百遍。待再回想時,才蓦然發現,我是深深地單純地陷在姐妹情誼裏去了,卻忘記她也是我的老板了。

          不是我的親戚,也不是朋友,而是我的老板。可是我是把她當作朋友而非老板來看的,在心裏有一半是把她當成姐姐來淘氣的。

          姐姐對于生命是有著本質的喜愛和熱忱的,所以她才會從心底裏無端的生出許多快樂。歲月雖然催老了她的容顔,卻怎麽也著不住她那年輕的心。對我在店上吃一點東西,她也是把眼一橫:“真是只小讒貓!”對那嗔怪,專攻獨膽早是習以爲常的,吐吐舌頭,下次也還繼續。可是心裏卻是對姐姐生出許多喜歡來。

          ……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