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m4xsf9"></code><pre id="m4xsf9"></pre><select id="m4xsf9"></select><tr id="m4xsf9"></tr>

                    當前位置--> 首頁--> 公司榮譽

                    bbin現場電子遊藝_生于此岸,心無岸

                    作者: 來源:飛盧小說網 我要評論(7596) 浏覽(1415)

                    洪荒宇宙之中,歲月長河之上,bbin現場電子遊藝們就降生在這一時代,不偏不倚,不快不慢,誕生在屬于我們的時代。我們生長的這片土地,有林立高樓,燈紅酒綠;我們停靠的這個海岸,有冷漠喧囂,名利沖突……

                      于是我們埋怨此岸的風景,一心想跋涉到看似富饒的彼岸。恰如曆史學家湯因比,他選擇出生在公元一世紀的中國新疆,去感受衆多文化交織迸發的絢爛景象。但正如狄更斯所說的:"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每個時代都有其兩面性,所以面對身處的時代要積極地投入其中,縱使身處喧囂,只要在心中修籬種菊,也如身處淨土。

                      還記得大唐時代的玄奘,那時只有烽火狼煙,錦書雁帛,交通不便,但他乘危遠邁,策杖孤征,穿越一百二十多個國家,心懷"甯可西行求生,絕不東還求生"的信念,最終達到印度,取經返回大唐。從此,讓更多人在佛經中虔誠地洗滌盡自我的靈魂。玄奘沒有生于這個科技發達的年代,但他憑借心中的信念,到達了心中的聖地。因此,環境的束縛並不重要,我們所要做的就是適應時代,盡自己所能爲腳下的土地植樹種花,涵養靈魂的源泉。

                      所以面對生活節奏快的今天,我們要在日常工作後爲自己沖一杯淨心之茶,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面對道德缺失,人情冷漠的現狀,更要堅守內心本真,盡自己所能爲世界點亮一絲光。

                      生于此岸,認真走好每一步,盡管歲月的跫音落在了此岸,靈魂卻盡情地遊蕩,去感受過去的淳樸,揣摩未來的發展。著名作家熊召政便深刻地體會到這一點。獨自行走在黃山的雨夜中,他不感到寂寞,因爲黃山的每一山、每一水、每一木都是等待了他千年的酒友,陪他把酒言歡,與他在崇山峻嶺間完成了一次心靈的對話,讓他領略了千年間時光留下的箴言。

                      恰如居裏夫人所說的:"我以爲,人們在每一個時期都可以過有趣而且有用的生活。"生活在這個鋼筋水泥築成的年代,我們也依舊尋得自我的價值,同時也能在心靈清淨中聞宮商角徵羽,行仁義禮智信,我無法趕上李白的春夜桃李夜宴,也不想到未來的土星上居住,我需要的是好好愛護腳下的土地,欣賞此岸的風景,然後讓心靈攜取古今的有益的思想,細描未來的美妙,且歌且行,足矣!  

                     人生的容器多種多樣,可以是直來直去的矩體,可以是大腹便便的球狀,可以是美麗曲折的多面體。但是人生的容器來選擇你還是你來決定你人生的容器呢?

                      有的人已被定形,是固體,只能存放在和自己形狀一樣的容器中。

                      像三國時期的馬谡,他在自己的容器中可以助諸葛亮七擒孟獲,等他情非得已跳出了自己的容器,就只能敗得一塌糊塗了。結果是諸葛亮揮淚斬馬谡!

                      馬谡忍受不了自己容器的改變,或者說,他不願意自己的形狀也不想改變自己的形狀來適應另一種人生的容器,于是他固守陳規,不願改變,最終導致了慘劇的發生!

                      和馬谡一樣不願意改變自己以適應人生容器的還有同時期的一代天驕——周瑜。他大歎“既生瑜,何生亮?”他忍受不了自己的人生容器被生生改變,也接受不了戲劇需要改變以適應自己的容器的事實。于是,他氣得吐血,急火攻心而亡!

                      有的人是液體,于他們而言,無論他們人生的容器是如何奇形怪狀,他們都能流淌到容器的每一個角落,浸潤著整個人生!

                      李白是典型的液體人物。他入朝則違心地唱出“雲想衣裳花想容”,出外則大喊“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顔”!他樂觀向上,恣意生活,飲酒賦詩,快哉人生!

                      李白在朝中力求保持真實自bbin現場電子遊藝,不谄不媚,在朝外快意生活,有好酒好肉即是人生最美最快意之事!

                      同樣是豪放不羁的大文豪蘇轼更是液體!不論別人如何誹謗,不管仕途如何坎坷、人生如何失意,他都樂觀面對!“烏台詩案”將蘇轼連人帶心都傷得體無完膚,但他依然樂觀向上,在《前赤壁賦》和《後赤壁賦》中都表達出了這種積極樂觀的心態。他用自己的行爲爲筆,人生爲墨,在曆史的畫卷上寫下了一個大大的“樂”字!

                      他的人生的容器,幾乎是充滿了曲曲折折的注口的,而他卻如一捧清泉,默默地,慢慢悠悠地填滿了自己的整個人生的容器。

                      做一個液體狀的人,不論自己人生的容器、環境如何變化,都流盡、浸潤人生的每一個角落!容器方圓有何異?改變自己,環境再惡劣也只是一個提升自己的台階!

                    上一篇: 9月18日(下周三)將有防空警報響起!別慌,是試鳴!
                    下一篇: 黃金周這裏上演水上狂歡節 風情柳州邀向深圳人發出請帖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