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d="sq8pc3"></ul><pre id="sq8pc3"></pre><del id="sq8pc3"></del><tr id="sq8pc3"></tr><u id="sq8pc3"></u>
            1. <dir id="y9sok6"></dir><b id="y9sok6"></b><center id="y9sok6"></center><kbd id="y9sok6"></kbd>
                    <li id="di911b"></li><noframes id="di911b">

                  • 當前位置--> 首頁--> 辦公環境

                    e樂入駐/朽葉的桅子花

                    作者: 來源:人民教育出版社 我要評論(2397) 浏覽(1753)

                    你說你不像別人的父親那樣有本事,你只是個紙梯,紙梯什麽也做不了。

                    e樂入駐說我願意,願意帶著紙梯一路前行。

                    去年冬天,你和母親陪我在北京求學。雪雨紛飛的日子,你一手提著一袋臘肉轉乘了三四趟車來到老師家門口,和老師點頭哈腰說話的樣子和那雙被凍裂的大手我至今記憶猶新。臨走時你一個勁地拜托老師多關照我,似乎把一輩子的謝都在那會兒道盡了。

                    你陪我去購買寄宿用的衣物。結賬時發現少拿了一件東西,于是叫你守著購物車排隊等著。回來時,發現你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伏著購物車睡著了。側仰著頭,輕聲地打著鼾。往返拿趟東西只不過三分鍾而已,你竟已如此疲憊,那一刻,我久久站在你身邊,凝望著你,不忍將你叫醒,嘈雜的超市在我心裏突然也寂靜了。

                    十八年來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觀察你——那個在我出生時第一個抱我的男人,那個在我生病時鞍前馬後照顧我的男人,那個對母親說“如果你生個兒子,我們爺倆保護你,如果你生個女兒,我保護你們娘倆”的男人。隨著我的成長已經年近半百。

                    思及此,我被“年近半百”這個詞語所嚇倒,我無法想象幾十年後你口吐不清,吃飯如同嚼蠟的日子。不知何時開始,你竟變得愛說重複的

                    話,愛隨手關燈。你開始變得邋遢,變得一久坐就體痛,變得爬上三樓都會體力不支。你曾經那麽英俊。我的成長似乎建立在你的衰老上,我成長的養分似乎就是你年輕的生命活力。

                    “秋風秋草正離離”仿佛就是你的寫照。昔日那個將我扛在肩上的男人如今連提桶水上樓都會氣喘籲籲。

                    你是一個完美的父親,我卻是一個不完美的女兒。我盡全力讓自己更加完美,只是爲了告訴別人,我配做你的女兒。此刻,我在考場上寫下你,我知道,你一定在學校門口焦急地等待著我的凱旋。我給了你太多希望,我不想讓你失望。

                    你曾經跟我說過,你不是大官,也不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你不能像別人的父親那樣當個鐵梯子讓孩子越爬越高,順風順水。你只是一個紙梯,紙梯什麽也做不了。

                    我說,謝謝紙梯,讓我比別人堅強,比別人完美。我願意帶上紙梯一路向前。

                     小城深處有條老巷。明晃晃黃醺醺的光蔓延一路,點亮了一個城市的古老溫情。

                      相屬的板車,彼伏的吆呵,一路的蔥蒜,噼噼叭叭的煎油聲,勾著所有途經的味蕾,而女人的店也在其中。

                      女人是賣鍋貼的。煎到外酥裏嫩,香氣四溢,擱到藍印花的小碟中,澆一層香醋,撒一圈蔥花,待到輕咬一口,卻是意料之外的香甜之感,隱隱間又有些青春獨有的青澀。

                      在旁人眼裏,女人不過是個有些瘦削的老太太,可我只想用“女人”這個含著少女的甜蜜和婦人的成熟的代稱。女人愛美,每次見她,總是抹了脂粉搽了口紅,似乎想留下青春的最後一點尾巴。女人愛笑,笑起來眼角會輕輕顫顫,不招不搖,溫婉而妥帖。煎鍋貼時,她總是打扮得一絲不苟,有點“盛裝端熱油”的味道,遠遠看去竟像是從《蒹葭》裏走出的那位如水女子。

                      我迷惑于女人身上青春嬌美端方的氣息,沉迷于女人手下青澀而有些甜蜜的鍋貼。恰巧,女人是我同學的祖母,一經詢問,方知鍋貼裏藏著桅子和蘋果混合的醬料。而女人原是那個十裏洋場的大戶之女,幾經輾轉方暫棲于這個閉塞的小城,操持著祖業依然優雅地活著。

                      一時間,我心中充溢著難以言說的震驚和恍然。震驚于加花醬的匠心,恍然于女人身上的不朽之氣。一個會在鍋貼裏加花醬的女子,豈會敵不過時光的磋砣?當歲月爬上她的鬓角,風霜侵蝕她的容顔,她依然愛著美,愛著生活,像年輕時一樣雅致而細膩,如此,豈會老去?

                      時常去女人的小攤,站在一邊我不語,女人亦不言。我呆呆看她熟練地翻煎,溫婉地淺笑,不卑地招呼,沉溺于女人那一汪如碧水般的不朽之氣裏。夕陽西下,女人美得如一幅古仕女圖。

                      我時常迷惑于青春與不朽。以爲青春必是光潔明豔,不朽必是巍巍如高山之巅,仰不可攀。然而,看到女人身上混雜著與年齡不符的青春之氣,e樂入駐方有些體悟。有時候,心的柔軟與細膩遠勝過形貌。沒有人活在保鮮膜中,沒有人會永葆青春,但做一個心思細膩、熱愛生活的人,時光永遠會厚愛你幾分;而如此,何嘗不是另一種靜水流深的不朽?

                      想起女人,就想起一枝擱在藍印花碟中的帶露桅子。或許葉子些許腐朽,但花瓣仍是一如既往地柔軟。

                    上一篇: 中秋新團圓觀:深圳“湘菜”人氣旺 創新月餅成新晉網紅
                    下一篇: 深圳機場再大也不怕迷路 滴滴上線“AR導航+接機員指引”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