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ike id="p98jbq"></strike><ol id="p98jbq"></ol><dl id="p98jbq"></dl><legend id="p98jbq"></legend><strong id="p98jbq"></strong>
      • <span id="ve49b6"></span><ol id="ve49b6"></ol><thead id="ve49b6"></thead><center id="ve49b6"></center><option id="ve49b6"></option>
        <table id="ve49b6"></table><tbody id="ve49b6"></tbody><address id="ve49b6"></address><kbd id="ve49b6"></kbd><label id="ve49b6"></label>
          • <optgroup id="ve49b6"></optgroup><span id="ve49b6"></span>
                  • <tr id="p8525l"><i id="p8525l"></i><u id="p8525l"></u><address id="p8525l"></address></tr>

                    當前位置--> 首頁--> 在線訂單

                    GT網注冊-2015浙江高考滿分作文--《且以作品論英雄》

                    作者: 來源:鳳凰財經 我要評論(3015) 浏覽(9372)

                    既然作品的格調趣味與作者人品未必挂鈎,那又何必糾結其人品如何?人類的文明本身就是寬容的,它看重作品本身。所謂文以載道,作品之道,爲其根本。GT網注冊們不妨說,如果一部作品傳遞了人品的真、善、美,讀之令人動容、發人深省,那它就已經達到了作品所應達到的目的,至于作者本人如何你無法從作品中推知的情況是可能發生的並不在對作品的考慮範圍之內。作者或許依靠作品而不朽,但文學史最終告訴我們,它保存的,是不朽的作品,不是不朽的文人。

                    人在成長,作品亦在成長,如影隨形中,兩者的生命都登上更高山巅。龍應台年輕時生活在唐朝,熱情奔放,文字或橫眉冷對千夫指,抑或俯首甘爲孺子牛,都是其性情之真,與作品攜手脅肩,向更深闊的遠方邁進。俄國詩人安娜阿赫瑪托娃的人生起伏,其詩作亦從少女的幼稚轉爲熟女的沉穩。作者與作品如一對孿生胞弟,在時光的磨蝕下恣意成長,從一個方面,我們得以窺見另一方的性格。

                    而元好問曾道: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甯複見爲人。作品格調與其品性的背離,有時並不是性情相伴,或是作者在作狂野掙紮,或是反其道愈見其力。顧城的詩天真純樸,他卻親手殺死妻子;凡高的畫絢麗奔放,他卻癫狂割下左耳。我們能說他們的品性惡劣、思想卑劣嗎?當世界以痛吻我,我在報之以歌後,內心的苦苦掙紮或蒙蔽我純潔的心,而內心會在我手遺留中卓然于世。盧梭在《忏悔錄》中極盡猥瑣之能事,而誰又能否認他卓然脫俗的品性、高雅勇敢的追求呢?作品與人當面的背離,實則乃內心更堅定的追索啊!

                    自孔孟以來,我們的閱讀方式、欣賞模式大致便是知人論世。我們大多認定文如其人,這是有道理的,但並不全面。如是我言,逢文先勿論人品,且以作品論英雄。【星火作文網 www.easyzw.com】

                    馮骥才曾道:植物死了,將生命留在種子裏;作家死了,將生命留在作品裏。言爲心聲,作品的格調趣味與作者的人品常有著高度的一致性,或無意的性格流露,或刻意的志節寄托,作品以其穿越時空的永恒與廣遠,承載著作者的追求與修養。

                    百家爭鳴,各有其芳華。若你的歌聲不現出你最獨特的嗓音,蓋只能湮沒于喧囂的人世。莊子汪洋恣肆,老子凝練沉穩,墨子嚴密周全,韓非子肅穆苛刻,則《莊子》抑或《道德經》,《墨子》抑或法家大集,無不承載著其獨特見解、個性思考。台灣雲門舞集享譽全球,其舞姿脫俗超凡攝人心魄,而其門下弟子亦無一不是高雅養性之性情中人。作者與作品如人與影,映照著彼此最真實的內心,而它只有你將最真實的生命投射,作品才能溫潤如玉,毫無雜質地現其熠熠光華。

                    然而這並不是說高尚作品背後一定是脫俗之人。我們從小讀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讀猶太人斤斤計較、視財如命的險惡心腸,末了明白人不能爲金錢奴役,要追求人性上、人品上的美與良善但事實上呢?莎士比亞成名後的歲月一直爲錢財奔波。他斂錢如命,甚至發放高利貸斂資,更因一家人無法如期還清財物而氣急敗壞、對簿公堂。這時候我們再看元好問的文章甯複見爲人,便顯得格外諷刺而引人深思了:高雅的作品並不能看出寫就它的筆杆人品如何。如此,你又怎能像孔夫子一樣操琴無數、推演其人爲文王;又怎能像孟夫子一樣知其人、論其世呢?

                    【點評】且以作品論英雄,依靠作品,作者或許不朽;但流傳下來的,終究是不朽的作品而非不朽的文人,表現出對論題的到位把握,又體現出對內涵的深入思考,視角極其巧妙。杜工部的憂國憂民之心與發自肺腑之言的千古絕句,令我們肅然起敬;但莎士比亞的斂財如命與《威尼斯商人》追求人性的至善至美,同樣能讓我們汲取正能量。行文充滿理性思辯,環環相扣,層層推進。

                    我們很容易理解言爲心聲,也即作品反映其人品。所謂郁結乎心而發乎聲,作品本身定然有著作者個人人品的滲透。引美學家蔣勳之言:杜甫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之所以成爲千古絕句,GT網注冊認爲不是詩歌上的技巧,而是詩人心靈上動人的東西。同樣是一堆白骨,很多人走過去了,卻沒有看見。試想,若是杜甫沒有憂國憂民之心,又何來發自肺腑之言?偉大的心靈,投影在文學上,依然是偉大的作品,是高尚的品性。

                    上一篇: 中國小學生數學作業大數據顯示:深更半夜改作業 深圳家長不容易
                    下一篇: 深圳口述史|莊玉君:讓中國藝術在世界舞台綻放